【大世界看社職】– 啤梨

電台DJ、歌手

你的職業如何影響或帶動你投身義工服務?

葉文輝(啤梨)作為一位電台DJ和歌手,平時會在電台節目透過大氣電波呼籲大眾一齊做義工。而且,眾歌迷和支持者平時會參考啤梨的說話和意見,因此,啤梨亦會透過自身的影響力去邀請他們一起做義工。


你關心的社會議題或服務對象?

啤梨表示自己對多個議題都感興趣。首先,他希望給予更多支持及關心予殘疾人士。因為他們面對的困難並非所有人都能明白,所以每一個小小的幫助均對他們十分重要。例如,我們可能平時經過一些無障礙設施時,不會仔細留意它們;但若沒有這一類無障礙設施,便會對殘疾人士生活構成不便。

另外,啤梨對長者相關的義工服務也感興趣,他表示:「自己總有一天會老,而我的家中亦有老人家,所以我十分明白長者最需要的是關心。」同時,啤梨亦希望未來可以接觸與情緒病患者相關的義工服務,透過自己的說話去支持和關懷情緒病患者。

(圖片來源:@barryiphk IG)

對情緒病的看法

「今時今日身處香港這個城市,相信很多人或多或少都會受到情緒困擾。當中有些困擾不但造成心靈上的傷害,更會變成一種病。可惜的是,我們未必能夠察覺他們已患上情緒病,或充分了解情緒病對他們造成的影響。社會上很多人甚至連自己患上情緒病都不知道。」

因此,啤梨希望可以給予他們更多的支持。同時間,啤梨認為在香港進行義工服務,物質上的支援未必是最重要,最重要的反而是心靈上的支持,這正正是啤梨想為情緒病患者提供支援的原因。

最深刻及難忘的義工經驗?

在一次探訪獨居長者的服務中,啤梨原先擔心他們的生活環境未如理想;但當他到達那位老人家的家,卻發現他的家十分整齊及寬闊,與想像中的畫面出現落差。後來透過社工轉達,才知道他原先與家人同住,可惜家人一一搬走,只留下他自己一個。對於這位老人家而言,居住環境完全沒有問題,可是他並未有人照顧,需要社工派飯。在探訪傾談的過程中,老人更將自己的故事向啤梨一一道出。最令老人傷心的是家人因長大而搬走,其後並沒有理會他;而最令他開心的是回憶起年輕的往事。

「透過這個探訪活動,我深深明白到長者是需要人陪伴及傾談。無可否認有部份長者需要物質上的支援,但整體來說,他們更欠缺的是心靈上的支持。在探訪完結後,我覺得最能幫助老人的並不是帶去的物資 ,而是那30分鐘的傾談時間!」

另一次令啤梨印象深刻的義工經驗是2006年時在四川進行演唱會,當中部份收益捐贈予四川山區的小學。啤梨憶述,當時他和一班義工們已經在香港購買和收集了物資,包括書簿和文具。 他們到達四川省後再經歷了8個小時的車程 ,終於到達目的地,並能將物資贈予當地的學生。「當我們下車的時候,已經因看到眼前殘缺不堪的校舍而感慨。學校並沒有燈光,需要透過天花板的空缺將天然光射入課室,所以老師在校舍沒有陽光的時候便會下課。學生們沒有校服,都只是穿著別人捐贈的衣服。」當中有些小朋友即使沒有穿著鞋子,但仍可以在泥地上靈敏地跑來跑去。相反,即使啤梨當時已穿著爬山鞋,仍走得非常緩慢。

啤梨看見即使這些兒童生活並不富裕,但他們臉上仍掛著真摯的笑容,感覺比香港的小朋友快樂得多!他表示:「即使語言不通令溝通出現困難,但我卻感受到他們對於有人探訪及捐贈一事感到非常高興。大合照時,有很多蒼蠅不停在我們附近飛過,令我和義工們都感到不自在,但當地的小朋友則沒有任何的不滿,臉上仍露出可愛的笑容。」

經過這些探訪,啤梨體會到人追求的快樂是甚麼,物資並不是最重要;即使在一個更豐盛的地方,人都會有其他的煩惱。可惜的是,那個地方因為汶川大地震而消失了。

啤梨認為,即使是一些簡單的事,例如幫婆婆推開一道門,都已經是為社會做了一件好事。「只要我們有為社會付出的心,對社會做一些好事,其實義工服務都可以每一天從生活開始做起!」

呼籲公眾投入義務工作的說話

「做義工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只要大家有錢出錢, 有力出力,甚至可以將自己的專長幫助一些機構,投入義工服務。」

啤梨回想一次剪頭髮的義工服務,一班髮型師運用自己的專長為老人家剪頭髮。期後,更有專業攝影師為他們拍照。有老人家表示,過去多年從未拍過結婚照,而這快樂是金錢不能夠取替的。因此,啤梨希望大家都可以考慮用自己的專長、技能或時間,為社會出一分力。

如果我是「義務特工隊」…

第一個角色是策劃員。多年啤梨義工團的經驗 令他深深明白到舉辦活動的時候,不同的崗位都有重要的一面。另外,啤梨認為自己對司儀的工作較得心應手。因此,他希望可以在活動中擔任司儀的角色,或為一些義工活動進行事前簡介,為義工服務出一分力。

啤梨積極透過啤梨義工團舉辦不同類型的義工服務。(圖片來源:@barryiphk IG)

 

立即進入社職義工網查看/搜尋你想幫忙的義工服務:

https://socialcareer.org/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