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再生璀璨 – 玻璃回收,你知幾多?

義工記者:Alva

 

 

「玻璃再生璀璨」的誕生

「玻璃再生璀璨」在2010年2月由香港泥頭車司機協會(泥車會)發起而成立,當時泥車會希望尋找泥石並在香港重用,以增加運輸行業的機遇。在過程中,他們發現了不少被遺棄的玻璃。「玻璃再生璀璨」發起人April說︰「我們小時候不會丟棄玻璃樽,大家可以將玻璃樽歸還商店,以換取金錢。所以當我看到這麼多玻璃樽被運往堆填區棄置,感到玻璃的價值被埋沒了,所以很想盡一分力量將玻璃的價值重現。」

 

於是,她遊說泥車會推行玻璃回收項目,由她向環保署撰寫計劃書申請撥款,當時整個申請需時超出預期,相信與泥車會並不是傳統的環保組織有關。據了解,在2010年「玻璃再生璀璨」成立前,香港並無其他團體推動玻璃回收。April補充,不少西方及其他亞洲地區朋友都習慣回收玻璃樽,對於香港缺乏玻璃樽回收配套,她向環保署提出質詢並促使環保署通過「玻璃再生璀璨」的計劃;最後,「玻璃再生璀璨」的計劃得到70多萬的資助,為期16個月,為本港玻璃回收啟動了新的一頁。

 

啟動玻璃回收的困難

April分享了初期推動玻璃回收的痛苦經驗,「2010年,香港沒有玻璃回收政策,我們向地政署申請在灣仔酒吧街上擺放玻璃回收桶,但被署方駁回,原因是香港沒有玻璃樽回收政策。當時,有關玻璃是怎樣製造而成、不回收玻璃對環境的影響,及回收的出路等資料,都是我們親自找回來的。」及後政府介入,可是他們只選擇了容易和簡單的入手點——政府屋苑,在每棟大廈旁擺放環保署的回收桶,房屋署的清潔隊便會來處理,跟「玻璃再生璀璨」建議需要大力遊說和支援酒吧食肆進行玻璃回收是兩碼子的事!

 

「香港沒有政策要求酒吧食肆實行玻璃樽回收,所以當時願意參與的酒吧食肆是非常難得的,然而進行回收實在需要地方和人手,所以我們對他們的支援更要貼近他們的需要。香港地方矜貴、員工工作量大,我們會考慮每個合作伙伴的具體情況,提供回收桶或袋,並商議適合的交收點,大多數交收點都是店舖的前後門。

 

此外,為方便缺乏玻璃回收設施的市民,我們爭取在街角放置玻璃回收桶,但將回收桶放置於街角衍生的問題是收到垃圾,我們需花時間將垃圾跟玻璃分開處理,在有限的資源下,『玻璃再生璀璨』做到超額的成績,實在有賴不時得到義工的幫忙!就如在Beertopiarj啤酒節活動的場地,我們就動員了不少義工協助,促使市民在棄置手上物的一刻,知道要扔到相應的回收箱或垃圾桶去。」

 

Beertopia啤酒節活動動員了不少義工於現場協助回收

「南地球」承接「玻璃再生璀璨」的後續工作

環保署將玻璃樽回收納入政策,於2018年開始將全港玻璃樽回收外判給兩個承辦商,同時結束了向非牟利的「玻璃再生璀璨」提供資助。而鑑於泥車會的主要使命不是推動玻璃回收的工作,April決定另行籌辦義務組織「南地球」來承接「玻璃再生璀璨」的目標和使命,提供熱線諮詢和社區教育,守護在南區新開拓的社區玻璃回收站,推廣綠色社區。而南區的玻璃回收工作幸好得到南區區議會支持活動費用。

 

南地球」還有另一個任務,就是監察玻璃回收承辦商於社區回收的成效。April觀察到在環保署玻璃回收政策下,所有由公帑資助回收的玻璃樽,例如在屋邨擺放的回收桶,必然會運到環保署指定的承辦商去;故今年Beertopia活動回收得來的玻璃樽,不想直接落入指定承辦商的報數的話,「南地球」便要自己想法子籌募經費支付運輸費,她擔心現在的環保政策是否容易導致寡頭壟斷的市場狀態,令其他有意投入玻璃回收行業的公司難以進入市場?

 

義工在活動中不忘推廣玻璃回收教育

香港未來的玻璃回收路

 

政府計劃在2019年中全面實施《飲品玻璃樽生產者責任計劃》,就每公升玻璃樽向生產商徵費1元左右,April認為徵費不能體現出生產者責任,相信徵費最終只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無助生產者減廢。「徵費預期會為政府帶來數億元收入,在減除兩個承辦商的標書合約支出外,剩下的億元是否回饋於推動玻璃回收上?承辦商需要履行的標書合約中,雖有舉辦社區教育條款,但無確定費用和範圍,承辦商計算利益成效後,所做的社區教育怎不會以功利為先,或為交數了事。」。

 

「南地球」最近聯同深水埗區的中小學向環保基金申請推廣玻璃樽回收的教育項目被否決,原因之一是香港已有不少玻璃回收的教育活動。April質疑「我不知道環保基金所支援的那些玻璃回收教育活動所覆蓋的區域和深入社區的程度,若環保署將推廣玻璃回收教育推卸為承辦商責任,卻又不掌握承辦商的取向和能力,等如逃避及阻礙推動環保工程的任務!」

 

此外,她認為不少外國地區已採用按樽制而成效很大。既然香港實施《飲品玻璃樽生產者責任計劃》向市民徵費,並預期會收到數億稅款,可考慮撥出若干款項鼓勵市民參與玻璃樽回收,相信有了玻璃「回樽費」,回收的數量和方法會更貼地有效。「如果有『回樽費』,『南地球』於Beertopia活動中所收集的啤酒玻璃樽量就有錢,就無須做會場清潔洗地來掙錢補貼玻璃樽回收的成本,所以設立玻璃『回樽費」百利而無一害,是時候推出啦!」

 

對於回收玻璃樽的用途, April認為重用玻璃樽比壓碎玻璃製造地磚更為有效,這樣就不用燒製玻璃磚及直接節省地球資源,並減少燒製玻璃產生的二氧化碳。不過,推動重用玻璃的挑戰很大,現時「南地球」會定期舉辦玻璃升級手作坊和街頭交換活動,希望藉此刺激大家反思玻璃不廢,回收再用!她鼓勵大家,與其等待政策不如由自己出發,一起多思考重用玻璃樽的可能性。

 

 

更多南地球的義工活動: http://bit.ly/2SGxROy

 

 

Comments

comments